经历了一整天的Zoom学习后,我在下午回到了宿舍。6点15分,我还在纠结要不要去Art Carnival的时候,突然收到了提醒我参加导师见面会(6点开始)的邮件。我愣住了,今天是和导师见面的时间啊!我马上放下了手中的电脑,冲出了宿舍。打开grab,不到两公里的路居然开价22新币!咬了咬但还是觉得不能接受。换成gojek,变成16新币了,但是一直叫不到的士。刚好33号公交到了,赶忙冲了上去。一路上我都在刷Next Bus,上面显示校巴到达KRT中转站的时间正好是我到达的时间,一路上看到红灯我都捏了把汗。终于到KRT了,校巴在我到达的时候同时到达。兴奋地登上了车,好家伙,结束service,不载人了。情急之中我一路狂奔,终于在6:42到达了见面的地方(COM1 SR6)。

进门后里面其他4位同学都到了,不过坐进去后好像也没闹出什么尴尬。教授听说我是中国来的,问了是不是sm计划啥的。听说我刚到新加坡后,教授热情地问我在新加坡过得怎样。他说最近新加坡刚好租金疯涨,通货膨胀,经济压力可能比较大。他善意地告诉我有financial aid、兼职机会等。我都不好意思说我拒绝了NUS带6年服务bond的奖学金了(¬_¬)。接着教授又跑题了,讲起了新加坡历史,自己的求学经历啥的。教授真的很喜欢中华文化。他说国父李光耀的放弃方言讲华语政策是错的,听到我不会讲闽南话表示惋惜。他又提出台湾对新加坡有恩,对现在大陆台湾对峙的局面感到遗憾。他说以前有学生做project在网上下载资料,资料里台湾是国家,大陆学生抗议。教授表示这种抗议没什么意义。他中肯地指出历史上中国也很少统一的,重要的是中华民族中华文化而不是中华民国或中华人民共和国。真的好赞同。快走的时候我提了一个问题“感觉NUS很强调学生做到career-prepared, 如果想走学术道路要怎么准备”。教授指出我们应在本科争取学难的课,知识水平过硬学术机会也会向你走来。他还说读PhD非常累,一定要是出于热爱,他当初的目标是研发汉字输入......

超过了预期时间很久很久后大家的meeting结束啦。现场还剩了很多pizza和饮料,为了不浪费我们各带走了些。教授提出要开车载我回宿舍,我不要脸地答应了。下车告别时教授还说有任何生活、学习上的问题尽管联系他。教授真的好善良好温柔😭